深空蓝鲸

东船西舫悄无言

日有所思

当初被神獠月封印的夜王×白灵王神獠月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是永夜塔。一座塔。
如你所见,我有着自己的意识。
你问我为什么会有意识?
我也不知道。
也许是因为主公给我的能量?
有谁知道呢。
又或许是日久成精了呢?
不过这并不重要。

我的职责,便是封印我体内的夜王。
这是我有意识时知道的第一件事。

后来,我也渐渐知道了很多关于我所在地的事情。
大到白灵狼族的来历,白灵族与永夜族的恩怨,
小到谁家的孩子又把球踢进禁林里了,
千千夜夜。
我还发现,我与主公除了能量外,
有时他的意识也能传达到我这边——
偶尔还能梦到他在战场上的情景。
如此英气,不愧为我的主公。

不过主公很少回来我这,多是外出征战。
即使偶尔回来了,也只是远远地望着我。
主公一定是相当繁忙吧。
那么我也要努力了呢!
虽然夜王基本没有试图来冲破封印就是了。
……这是在养精蓄锐吗?

四处征战的日子也会有闲暇的时光。
平定一方后,
主公终于可以回来好好休息一阵子了。

那日,圣殿里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宴。
但作为宴会中心的主公却早早离开了。
主公,终于来看我了。
是的,离开宴会的主公来看我了——
或者说来看我体内封印的夜王。

主人一定是相当恨这个夜王吧,
毕竟他杀害了许多主人的同类啊。
但是,为什么,
主公在看着我时会是这样的眼神呢?
我还能感觉到,在我不存在的胸口,
有一种明明是温暖的、但又非常难受的感觉——
真的好难受。
疼痛的感觉像是要从根基让我倒塌。

那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。
或者说,我看到了主公的梦。
梦里不是战场,
而是主公的时候——
一只小小的白狼,躺在雪地上,
似乎再也走不动了……
找不到它父母了。
那是一双宽大而苍白的手。
它似乎被什么人抱在了怀里,
头部被轻轻地抚摸着。
有人给了它食物,给了温暖的栖息地,
还和它一起玩耍。
真是快乐的时光啊。
……那个人是谁呢。
乌云密布,天空是血的颜色。
只觉得脖子忽然一痛——

……梦结束了。
主公是醒了吗?

与此同时,我体内也有了状况。
夜王似乎也同时从梦中醒来。
他好像……做了噩梦?

一起被封印的待从问他的王怎么了。
他只是摇了摇头,什么也没说。
过了一会儿,他轻声地说了些什么,
待从们没有注意到,但我听见了。
他说——
“那只小白狼……”

……

啊,是这样吗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再搬一篇,我就想知道这对能拉几个人。
请不用在意,只是不务正业地自娱自乐罢了。
其实我是个画手啊……虽然只会画女孩子
而且画得不咋地(´๑•_•๑)

这篇未完。
也许还会有后续。大概吧。

评论

热度(5)